我不是药神:疾病面前,如何让生命更有尊严?

文章正文
2018-07-07 18:13

近日,《我不是药神》未映先热引发舆论关注。电影直击现实,围绕生老病死,特别是切中了当下癌症患者“用药难、看病贵”这个民生痛点。

据国家癌症中心2018年全国最新癌症报告显示,全国平均每天有超过1万人被确诊为癌症。其中,中国白血病发病率约3/10万~4/10万,其中慢粒白血病占比约15%~20%。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的病因仍未明确,但认为与染色体异常有关,任何人均有可能发病。《我不是药神》中的慢粒白血病患者,就时刻面临着被死神逼近的命运。

比绝症更绝望的,是明知可以治却治不起,“找药”又不合法

影片中,儿子的出生给了吕受益活下去的勇气和希望:“刚得病的时候天天想死,他一生下来我就不想死了,我要好好活,等着听他叫一声爸爸。如果他结婚早点,说不定我还能当上爷爷。”但是美好的愿望终究拧不过残酷的现实,没钱买药让他无力抵抗,病情恶化让他束手就擒,为了不拖累妻儿,他选择了自杀。

面对警察的搜捕,老奶奶拉着曹斌警官的手:“四万一瓶的正版药,我吃了三年,房子吃没了,家里被我吃垮了,现在好不容易有个便宜药……”在普通人眼中,一颗小小的药丸无足轻重,但对患者而言,却意味着生命和希望。

医保之外多一重保险,可以让生活更美好

片中的制药厂,一瓶药卖4万,指望新品特效药短期内变得很便宜不太现实。不是不尊重生命,因为这背后要考虑巨大的研发成本、各方的利润、专利保护期限。

影片的最后,“格列宁”进了医保。“进医保”三个字看似简单,但这背后却是国家医药体系改革的不断探索。现实是,2018年,中国已有19个省市将格列卫(即影片中的“格列宁”)纳入医保;2018年5月起,中国开始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。即便如此,目前仍然有很多特效药、靶向药未在医保范畴。

北京保监局与北京保险行业协会曾做过一个调查,采访了7组家庭,先问年轻人:“如果你得了重病,费用超过多少你会放弃治疗?”有说数十万、一百万的,也有说无论多少都会花的。同时他们的父母,无一例外表示即使卖房卖地,拿命换都要救自己的孩子。但当反问父母,如果是他们得了重病,愿意花多少钱时,父母表示也就二三十万吧,如果是晚期就不治了,绝不给孩子添麻烦。

与其在无法负担的治疗费用面前全家愁眉不展,为何不在健康之时就未雨绸缪,寻求一份“雪中送炭”的保障呢?而用最小的成本将你无法承受的风险进行转移,确保自己和家人在发生风险后不会陷入选择的困境,发生疾病能够积极治疗,一家人不离不弃。这正是保险最大的意义。因此,千万别到了病入膏肓,到了生离死别的时候才想起保险。

保险,怎么买才“保险”、怎么选更简单?

想买保险,却不知道什么最适合自己。

目前,市场上有85家财产险公司和86家人身险公司,注册的产品近20万款,在售的有2万多款。绝大多数用户都不知道该如何为自己配置保险,买贵买错的现象时有发生。

就人身险而言,我们不妨从以下几个类别思考自己的保障。

一、医疗险。医疗险转移的是巨额医药费支出的风险,保障家庭“不会因病返贫”。医疗险属于报销型产品,花多少,报多少,保额通常都在百万以上,是对社保的有力补充,可报销社保外的医疗项目和药品,像片中的“格列宁”这种治疗癌症的靶向药都可以报销。每年的保费也就几百块。

二、重疾险。重疾险属于收入损失补偿险,保障家庭“生活质量不受影响”。重大疾病发生后,往往伴随着收入中断或者收入降低,但家庭日常支出只会有增无减,如何保证日常生活不受影响?重疾险是一个很好的工具。重疾险一次性赔付保额,赔款不限用途,是很好的收入补偿,保额通常建议为个人年收入的3-5倍。

三、意外险。意外险的保障责任通常包括意外医疗、意外伤残及身故等,具备保费低、保额高、适用人群广泛的特点,可以很好地提供财务补偿。需要注意的是,造成被保险人意外伤害的灾害事故应具备外来的、突发的、非本意的和非疾病的四大要素。

四、寿险。寿险是以人的生死为保险对象的保险。家里的顶梁柱尤其需要,万一发生不幸,理赔金可以继续照顾家人生活。保额需涵盖房贷余额等债务、子女教育费用、父母赡养费用及其他人生责任。

文章评论
标签
热门文章